十年

『 一 』

十年前的今天,午休后的我刚到教室坐下,用手托着脸颊,望向窗外:那天天气很好,空气比现在干净不少。

 

『 二 』

然而那时候的自己尚未学会去感受此情此景的美好,只觉得楼下除草机很吵。噪音越来越大,情绪逐渐焦躁,随着突如其来一阵震动,我低声咒骂到:“ 我日学校的辣鸡割草机。”——是的,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初震,直到第二次强震袭来时,不知道是哪位同学的声音划破了教室里的宁静:
“我日哦,地震来了,快跑!”
瞬间,我头脑充血,手脚不由自主地就动了起来:脚在地上狂奔,手像游泳般划开前路的桌椅。回过神来时,已逃出教室,伴随着尖叫声和不断掉落的石膏天花板,挤在摩肩接踵的人流当中了。
坦率的讲,当时的我有点儿兴奋。当然,并不是变态,只对于是遇见“非日常”的那种兴奋感。
混在人流当中的我逐渐被挤到了教学楼正中央的大楼梯间,而在那里,我生平第一次的目睹了英雄救美——我们班时常受到霸凌的朱同学一把拉起了差点就被卷到人流底下谢同学。很难相信,他那瘦弱的身躯,在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竟然能迸发出如此强大而又伟大的力量。时至今日,也让我印象深刻。

 

『 三 』

终于,在不顾自身安危的老师们的引领之下。我们最终顺利地离开了教学楼,抵达了操场。
在操场上,大多数同学都在茫然而略带兴奋地交流着,这一小段逃难路上的所见所闻,和自己对于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的一些猜测。而一些私藏着手机没有交的同学,就用手捂住手机,弓着身子,想赶紧给父母打个电话,然而:
“我日哦,电话打不通!”
我当时是把手机(其实是大灵通)上交了的,便去四处找同学借。借手机并不容易,人人都想保存电量,以备急需。印象中记得最后借到了一个 OPPO A100 打了个电话,但是很遗憾并没有打通。
随着时间的推移,心中那一小抹对于“非日常”的兴奋感,逐渐就变成了恐惧:“到底发生了什么?父母没事吧?我该怎么办……”
“我日哦,教学楼都裂了!”
卢同学(大概)的声音把我从焦虑的思绪中拉了回来,抬头一望,教学楼的墙体上真的出现了两条裂缝。随后,我们学校所围住的小岛村里面发出了一阵巨响,伴随的是扬起的大量灰尘——听说是有一栋居民楼垮塌了……
一阵恐惧感再次向我袭来,晴空下的我,头晕目眩,不寒而栗。

 

『 四 』

随后,领导和老师开始让我们以班为单位集合、点名。我们班的人一个不少,朱同学的英雄救美也传为一段佳话——不过仅仅在老师间——小学生是不知轻重的,所以对于班上的几位“超哥”来说,这反倒成了他们霸凌和戏谑朱同学的新材料,像什么“英雄救美,先摸大腿……”这样的恶臭段子也层出不穷。
“我一看那个太阳就不对!”
这是梁同学用手卷成筒状,盯着太阳好一会儿,得出来的结论。随后,梁同学又摸出不知道他从哪里捡来的自动铅笔芯盖,放入塑胶操场上的捡的塑胶颗粒,开始了他的仔细观察:“在动!在动!还有余震!”……虽然确实在大地震随后的好久都一直有余震,但是我分明看到别人凑着脑袋过来看的时候,梁同学在捏着铅笔芯盖摇晃。

 

『 五 』

不知道是不是自发的,总之信息科的老师们组了个“敢死队”,进去教学楼把所有老师的笔记本都抱出来了。
除了信息课老师组成的“敢死队”之外,厨师和生活老师还各自组成了去食堂拿剩餐和去寝室拿被子的“敢死队”,听说女生寝室楼一楼的楼梯都垮了。
当时我们最喜欢在背地里骂的信息老师(不开网)、厨师(打得少)、生活老师(管得严),在那时却最穿梭于一个学校中最危险的地方。我在此向他们表示跨越时空的敬意。

 

『 六 』

我们班主任熊老师把她的索尼爱立信滑盖手机借给我们轮流联系父母,我很喜欢这个手机,这是我当时认为最潮的手机之一。托这个手机的福,我也终于联系到了父母:虽然能通话,信号依旧不是很好。断断续续地确认了双方的安全之后,父亲告诉我,有个阿姨可能要来接我,但是:
“不要回来,路上危险,学校安全。”
那个阿姨是来接她儿女的,她的一儿一女都在绵阳读书,其中儿子跟我在一个学校。因此可能会来把我捎上。

 

『 七 』

到了饭点,厨师们抢救出来的糕点已经备好;天色转暗,生活老师们扛出来的被子也已铺好——三人两床,垫一床盖一床。
躺在操场上,我们都相互调侃道:“以天为被,以地为席”。我望着夜空,感觉那时的内心特别宁静。虽然我知道四川的星星是一如既往的少,但是总感觉那时的自己看到的星星比平时的更多。

 

『 八 』

到了差不多九点的时候,我的那位阿姨过来找到了我,骗我说我爸改主意了,要我跟她回去。我想用她手机打个电话确认下,阿姨告诉我说没信号,总之相信她不会错的,一定安全,毕竟他儿子女儿都会一起捎上。
毕竟心中多多少少还是有点儿回家心切,再加上阿姨的软磨硬泡,最后答应了跟她一起走,去找她的儿子女儿,然后一起回家。
“我不走,好好耍哦。”
没想到的是,阿姨的儿子和女儿都以这样的理由坚定地回绝了她。最后竟然阴差阳错只把我一人接回了家。

 

『 九 』

后来我在老家呆了差不多一个月。那时大家都不敢回家,怕余震、怕建筑受损,安全没有保障。人们纷纷拖家带口的在户外睡帐篷,开收音机听救灾进度。记得有一夜下雨,半夜我从睡梦中惊醒,看着床下雨水湍急。

 

『 十 』

一个月后,学校恢复授课。因为救灾物资没有用完,我们在剩余的近半学期里吃了好几次食堂统一煮的泡面晚餐,意外的很好吃。
为了赶教学进度,学校将每周的行课延长到了六天。也就是从那时开始,一直到高中结束,我每周都是上六天课,休息一天或半天。
对了,我记得我小学语文老师贾老师曾在后来的课上说过:
“今年(高考)是命题作文,题目是《坚强》。”
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而为之,在我记忆中,这句话中括号里的那两个字,他没说。

夜的随笔

并没有什么需要写的,需要写的现在我也写不出来。
我不高兴。
我就想打打字。
我不想把笔记本放在桌子上。
我就想放在大腿上。
毕竟笔记本的因为叫Laptop嘛。
赛锐键盘打字真舒服啊。
15.6英寸的笔记本魅族背包放着有点儿勉强。
2.4kg的重量也有点儿不爽。
但是这机子性能好啊。
有得有失。
放弃轻薄,换得更好的性能和赛睿键盘、丹拿音响。
说是丹拿音响其实很菜了,四舍五入可以说是挂名了。
我不开心。
因为我讨厌自己。
我讨厌成绩差的自己。
我讨厌心有余而力不足的自己。
我讨厌花钱快的自己。
我讨厌自以为是、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却不愿意真正接受自己的自己。
当然,我也讨厌看了那么多书也依旧写不出像样的东西的自己。
让我像有病一般的按着回车键。
人,是离开优越感就活不了的呢。
不管自己所拥有的优越感是多么的伪命题。
我讨厌自己,像个傻逼。
不愿付出,只想渴求收获。
但是我想为自己辩护。
我不愿意付出,是因为我害怕付出之后却颗粒无收的痛苦。
我的四级,是水过去的。
只做了一套真题,单词也没背多少,还是考了515分。
不高,我知道。
但是相对于没有付出的自己,能够得到这样的分数,不得不说还是值得庆幸。
这种成功给了我信心。
(其实我不知道这种算不算是成功,先就这么叫着吧。)
于是我开始拼命地备战六级。
其实也算不得备战,但是确实比准备四级的时候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用心做了五六套真题,尖刺了近一百天背完了所有的六级单词,风雨无阻。
然而,分数只有457。
过了,也仅限于过了。
看吧,这就是我所害怕的——付出之后的颗粒无收,最让人感到绝望。
我前面说了:“人活下去需要优越感,哪怕是伪命题般的优越感”
“我没努力也能有这样的水平,我要是一努力,那不知道比你高到哪里去了。”
突然发现,这就是从小到大我给自己撒的谎,也是我父母给我撒的谎。
最后变成了我与父母互相撒的谎。
满足了我和父母那伪命题般的优越感。
即便现实的我是如此的不堪。
“不去正视就行了啊!”
“何苦呢?”
“这样也能活得下去啊。”
“生活如此艰难,有些事情何必要拆穿?”
正是如此。
我同意,我赞成,我举双手Agree。
正视自己有什么用?
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
一辈子正视自己,痛苦的活下去;
还是一辈子欺骗自己,以相对来说更为轻松的姿态活下去?
我不知道我该选择哪一种生活,至少到目前为止生活还没有逼我给出答案。
接着摇摆不定吧!给自己的未来多留下一种可能。
至少在我心中,两者没有优劣之分。
不要过多的妨碍他人就行了嘛。
人存在的意义,我到现在都还没完全的想明白。
未来又是什么样子呢?
我很好奇呢!
但是也有点儿害怕。
突然想起记不得是哪里的一句话了:“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你。”
深渊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呢?
他是想帮助我还是想伤害我,还是说其实他根本对我不屑一顾。
有这个可能。

好了,不想胡言乱语了,时间也不早了,睡吧,忘记烦恼。
在黑暗中,为次日的光明,积蓄能量。
说来黑暗真是无私啊,甘做他人嫁衣,希望黑暗不要把我吞噬了。
感谢黑暗,祝福黑暗。

谢谢,2016;您好,2017!

新的一年了,各位新年快乐!

今晚的烟花爆竹的声音又比往年轻松了不少;不仅如此,偶尔点到即止的烟花爆竹声还增添了一点儿节日感,实在是可喜可贺。

那么,又到了例行的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的时候了。

说实话,我还是挺喜欢2016年的。这一年的我,按时间来排的话:考过了四级、参加了“互联网+”双创大赛(虽然铩羽而归)、大一下期挂过科、参加了“经济纵横”征文比赛(等着参加答辩)、偷偷的去上海看了MIKU EXPO圆梦、参考了六级(等着出成绩)、与大三了学长学姐们一起参加了“挑战杯”(目前正在施工当中)、生平第一次去献了血(400cc),最后并在期末以没挂科且比较不错的成绩结束了大二上期与2016年……对了,一周多前,我还和高中时的挚友W君回到高中,故地重游了一番——我感到十分的开心与满足。

而且,这一年,对于我来说,算是很久以来,我第一次的觉得自己有所成长的一年吧。

——在大学里真正结识了可以相处整个大学四年甚至更长时间的同学、组员、朋友;

——最基本的学会了如何团队合作、分工协作;

——增长了不少的知识以及见闻;

——重新认识了自己和这个社会;

——或多或少的减少了自己身上的一些负面情绪……

暂时只想到了这些。不过,就算只有这些点,我想我也可以骄傲地说:“我成长了!”

可惜感觉自己的写作能力却是在越发的倒退呢【笑。这方面可是自高中毕业以后便开始直线下滑呢……

嘛,也因此,暂时感到没什么写的了。再加上现在胃有点儿不舒服,吃了点儿吗丁啉和奥美拉挫准备就先去睡觉了。剩下的内容,待我有机会再补上吧~

Insomnia

In fact, this is already the second time that I can’t sleep in the night.

With the experience of the first time, it didn’t bother me so much as the first time. But still, it doesn’t feel good. I feel hot and anxiety when I lied on the bed. This terrible feeling makes me to recall “ねむり”(Sleep), the book wrote by Murakami Haruki. Then I can’t help but start to think about if I couldn’t fell asleep every night — What a hell!

Suddenly I find that sleep is so important and precious! I didn’t even notice it before! But it makes sense — people always ignore the preciousness of the things can get easily by themselves. But I should point out that the ignorance isn’t people’s fault, but of course it’s not an advantage either. It’s just… you know, nature. But if we can get rid of such ignorance and treasure the preciousness of everything we have — I don’t want to say the world will be a better place to live, but we will do live better.

Wow! I just wrote a chicken soup of heart insensibly.

Speaking of chicken soup of heart, I’d like to talk about it — I hate it since I knew it. I thought it’s fake, inane and the writers of such “soups” are irresponsible wiseacres — they give readers one by one unreal fantasy such as “If they work hard, they will certainly succeed” and so on. But we know “Efforts do not always reward”, “It’s wise to give up when it needs” … in short, we should understand the reality clearly and correctly rather than immersed in fantasy.

Well, start from insomnia, I write to my opinions on chicken soup of heart. Because of my poor English, I believe there are many mistakes in both grammar and understanding — Please point out if you find any of them, thanks a lot 🙂

秋天来了。

可能是这个原因吧,最近人开始变得多愁善感。以往的我,每当多愁善感的时候便会试着写点儿文字,但是,现在的我,却完全写不出来东西。这跟以前写不出来东西的感觉并不一样,以前的我,憋久了,多少还能够吐点东西出来;而现在,毫无头绪。

很久没有读书了,自上大学之后,我的阅读量大减。这和我高中时所想的完全不一样——时间更多、大学对于课外知识的需求更多,理所应当会有更多的阅读量。可是,上大学之后时刻伴随我左右的却是追剧、发呆和自怨自艾,而且也没有女朋友。突然想起在网上看过的一句话:“中学耍不到朋友的人,大学也耍不到”,原句记不清楚了,不过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觉得这句话有道理。以前我总是觉得我没有去谈个女朋友是因为我本身在主观上就不想去谈,学习为重,进而也不怎么注重言谈和仪表了。可是,中学那个以学习为重的我,最终却只考上了一个二本独立院校,实在讽刺。

一个人以前是个什么样子,以后在可以预见的范围内估计也就只有这个样子。这是劣根性,无法改变。说来我这样的想法其实也是我的劣根性,永远不相信自己身上能够发生实质性的改变,一昧的相信着类似于宿命论之类的东西。于是,这样的我,终日只能沉浸在怨天尤人和自怨自艾里,慢慢的走向人生的终点。

像我这样懒惰、不愿改变、没有抱负和追求的人,怕是不能长寿了。

今天上午,在一个QQ群里看到有个人发的一则新闻,大致意思是:因为季节变迁、秋天到来的原因,有不少的为所见衰败之景所触动,于是变得消极和颓废。我是在上课的时候刷手机看到的,由这条新闻我推导出了我自开学以来对于学习和渴望一雪前耻的激情为何在这几天迅速消退的原因——哦,原来是季节变迁的原因,这可是自然的力量,真是没办法呢!

——看看,我又在怨天尤人。其实我明明知道的,热情消退的原因不过是我这种人只有这点程度罢了。但是,如果着这么说的话,是不是又应了我的另一劣根性——自怨自艾呢?

真是难堪,真是难看呢,我。

突然啊,我发现我是一种奇特的、适应力极强的人。在高中,全国知名、省内数一数二的高中里,我勉强算是中流。可是呢?现在的我,在一所很难算得上如流的二本独立院校里,我的成绩,仍然不过是中流而已——在更好的环境里我不知道,但是如果把我从一个好的环境换到一个差的环境里,我是做不了“鸡头”,最多不过“鸡脯”。

永远的中流,越来越不入流。

说实话,现在的我,是真真正正的文思枯竭了。但是没想到这片数落自己的文章却能在比较轻松的情况下洋洋洒洒写下千把字呢,想来,我也就这点儿能耐了吧。

好耶,秋天来了呢,又有可以用来愚弄自己颓废的接口和托辞了!秋天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