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之鸟

当听到这个噩耗时,我刚刚看完了 DARLING in the FRANXX ——一段关于终末和重生的故事。我悲从中来、强忍眼泪,却知其无法阻挡:生活终于对我动手了。

这或许算是生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对我动手吧?只要活着,坎坷、磨难必定是不会少的。然而所谓坎坷、磨难,其实都潜在地暗示着一点:这是路途所经之必须——前进的路途并没有被改变,希望仍在远方闪耀。但是,我深知,这次不一样了:是名为命运的巨大齿轮发生了不可逆的转动,曾经所希冀的未来与其中饱含的可能性悉数熄灭,重新亮起时,已是一眼看得到头的宿命了——而且是我长久以来所不齿的那种,无限接近于死寂的平凡。

近几年来,从未如此想哭过。

回天乏术,正是如此。

我总是喜欢半开玩笑地念叨着表情包中谢广坤的那句话:“人与人之间的能力是不同的,你懂不懂?”我大概是懂的,但是当这句话切实地落到了自己身上之时,才感觉是如此的痛楚。终于,与贝多芬相反,命运扼住了我的咽喉,呼吸也因此变得困难起来。

我想怨恨,也能够想象、勾勒出几个可供我怨恨的对象,他们确实对我造成了伤害,是扳动我命运齿轮的帮凶。但是我不想怨恨,因为这无济于事,根据我长久以来所坚信的唯物史观,像这样的事情,或许早就已经尘埃落定了吧。

命运次轮对人的碾压或许就是如此的强力、无声无息,一种充斥着力量的可怕死寂。

或许也不用这么悲观,世上存在的所有人都有各自的过法。只是……这种过法,我真的一眼望得到头:大量的平凡和厌倦;一定量的苦难;和微量可能的、卑微的欢喜——如此而已。

或许,这也并不是什么坏事。至少不用像之前用尽近乎全部地人生里那样地去演戏。只是还是可惜没能演到最后,拿到本该存在于那里的奖励。

 

比翼鸟羡慕着普通的鸟儿,而我作为无翼鸟也能苟延残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