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言乱语

“自己是个废材。”

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认识到这个问题了。于是我开始恐惧、开始害怕,开始想要通过忙碌来麻痹自己,让自己忽视这一事实。可是,无论何等的忙碌,总有休息的时候,更何况我本身就是一个懒惰的人。于是,当没有事干、夜深人静、无人陪伴的时候,我对于自身的无力感、对于未来的恐惧感,便开始像暗处的狙击手一般,对我射出冷不防的子弹,击碎我包裹在身体和心灵外,名为虚伪的外衣。

我害怕空虚,因为我害怕正视自己。

可是,我讨厌人多。

然而,没有人愿意与我独处。

能够帮助我不去正视自己的办法,只有忙碌,可惜我讨厌它。

没错,现在的我无比清晰地知道了——我是废材、我是咸鱼,我连这样的一篇胡言乱语都写得乱七八糟,我……我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写下去了……

艰难而又矛盾

又一年的暑假到了,大一也过完了,算下来我也有三个多月没有写过东西了。

时间真的是过得很快啊,说来这种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越发变得明显。弹指一挥间,仿佛什么都没有做,但或多或少做过一些事儿的蛛丝马迹却确实的存在着。回望过往,我惊奇地发现自己这不足二十载的岁月里已经开始有着可以回忆的东西了——自此,我也算是真真正正的“成人”了吧。

说来,我发现啊,岁月是会美化记忆的。以前的一切种种,不少窝囊苟且之事——我清楚地记得是这样的事情。现在回忆起来已经开始有点儿泛起青春的涟漪,映射着璀璨的光芒了。是啊,青春真是美好啊,一切的不顺、失败、颓废、窝囊,甚至下作,都可以在名为“青春”的外衣的包裹之下,开始变得冠冕堂皇,其中精彩的部分甚至可以被称作“吉光片羽”了。

我开始有些害怕,人的一生是否在拿着被美化了的、莫须有的过往,安慰着自己,架空的去铺出未来的桥梁呢?

我不知道……

我又在说不知道了,其实我明明是知道的。

人真是一种艰难而又矛盾的生物呢,譬如此时的想写下这句难以解释的话并予以解释,又发现自己说不清楚而又觉得不该写下……

 

道路虽已分岔,
灵魂依旧相似,
曾经时光璀璨,
梦想重合斑斓。

旧日流去无踪,
如今惨白空洞,
心中嘶吼无声,
蜷缩舔舐伤痛。

雨夜

心被无心的撕开,
露出内在的破败,
梦想在一瞬间崩坏,
虚无而又痛苦的存在。

努力带来了悲哀,
酒杯飘散着尘埃,
雨滴在一刹那落下,
哪里会有未来和明天?

昨天晚上,我们学校开始进行寝室搬迁。和我走得比较近的一个同学,原先住在我楼下,现在被学校一鼓捣,直接给换到另一个单元去了。这让我想起了高中刚刚份文理科的时候,我选择了文科这一条道路,而我的挚友W君却选择继续留在理科的班上。从此,每当我们要见面的时候:如果是在教学楼的话,我就得从六楼下到三楼;如果是在寝室的话,我就得从五楼下到三楼……这很讨厌,而我们却无能为力。不过幸运的是,此后两年一直萦绕在我心头让我恐惧、让我焦虑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们的友谊并没有就此烟消云散。

今天的阳光很好,不过只是可惜下午是满课,而且还有大半截微积分课是在睡梦当中度过的。六点下课后,我和同学,走在学校食堂前的广场,看着近处的宿舍楼——明明是如此的明亮,耀眼,而我的心里却总感觉是如此的空虚、落寞。这让想起了我高二的一天下午: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一样明媚,我坐在靠走廊的窗边,静静地看着阳光像丝绸一般柔和而又热烈的泼洒进来。但是,我有的却不是喜悦……看着窗外未被墙体挡住的那一抹小小的天地,我心生悲怆,却不知为何所伤。“世界是无法被我所理解的啊……”、“我现在的存在又算什么呢?”、“在世界的面前、在力量的面前、在突如其来的变故的面前,我又是多么的无力啊。”、“我会有着怎样的明天呢?”……焦虑、不安、混乱的思绪——两年过去了,我还是能够回忆起那天下午我的所思所想。

因为这些想法大概是自从我有自我思想开始,一直贯穿始终所思考的东西——我的人生主旋律,正是不安。

我最近重新开始认清这个事实了:无论我想怎样逃避、怎样说服自己不要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最多也不过能在短时间麻痹一下自己。不过话说回来,人们确实是需要时不时短暂的麻痹自己,像抽烟、饮酒,以及沉迷于各种与现实脱节的世界(譬如二刺螈)之类的事情大致正是如此的吧。

说来啊,人真的是很脆弱的生物呢。被刀捅会死、被枪打会死、被掐住脖子也会窒息而死……甚至伤心了、绝望了、理不清楚人生的脉络了,也会自己选择去死。有时候我会想啊,地球上可是有着70多亿的人呢!那一个人的分量到底又有多重呢?是当70亿作为分母时的一个分子般微不足道,还是真正像着文学作品中所说的那样“独一无二”、“不可取代”?我不知道……

不对,其实我是知道的啊,只是,并不愿意说出答案罢了。

看了看窗外,天已经暗下来来了。“语言终究是无力的呢”,我在心里轻轻叹道:“但是,现在的我还活得好好的啊!虽然不知道下一秒又会发生什么……”

嘛,算了,没有权利再奢求更多了,就这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