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我们学校开始进行寝室搬迁。和我走得比较近的一个同学,原先住在我楼下,现在被学校一鼓捣,直接给换到另一个单元去了。这让我想起了高中刚刚份文理科的时候,我选择了文科这一条道路,而我的挚友W君却选择继续留在理科的班上。从此,每当我们要见面的时候:如果是在教学楼的话,我就得从六楼下到三楼;如果是在寝室的话,我就得从五楼下到三楼……这很讨厌,而我们却无能为力。不过幸运的是,此后两年一直萦绕在我心头让我恐惧、让我焦虑的事情并没有发生——我们的友谊并没有就此烟消云散。

今天的阳光很好,不过只是可惜下午是满课,而且还有大半截微积分课是在睡梦当中度过的。六点下课后,我和同学,走在学校食堂前的广场,看着近处的宿舍楼——明明是如此的明亮,耀眼,而我的心里却总感觉是如此的空虚、落寞。这让想起了我高二的一天下午:那天的阳光也像今天一样明媚,我坐在靠走廊的窗边,静静地看着阳光像丝绸一般柔和而又热烈的泼洒进来。但是,我有的却不是喜悦……看着窗外未被墙体挡住的那一抹小小的天地,我心生悲怆,却不知为何所伤。“世界是无法被我所理解的啊……”、“我现在的存在又算什么呢?”、“在世界的面前、在力量的面前、在突如其来的变故的面前,我又是多么的无力啊。”、“我会有着怎样的明天呢?”……焦虑、不安、混乱的思绪——两年过去了,我还是能够回忆起那天下午我的所思所想。

因为这些想法大概是自从我有自我思想开始,一直贯穿始终所思考的东西——我的人生主旋律,正是不安。

我最近重新开始认清这个事实了:无论我想怎样逃避、怎样说服自己不要去想这些有的没的,最多也不过能在短时间麻痹一下自己。不过话说回来,人们确实是需要时不时短暂的麻痹自己,像抽烟、饮酒,以及沉迷于各种与现实脱节的世界(譬如二刺螈)之类的事情大致正是如此的吧。

说来啊,人真的是很脆弱的生物呢。被刀捅会死、被枪打会死、被掐住脖子也会窒息而死……甚至伤心了、绝望了、理不清楚人生的脉络了,也会自己选择去死。有时候我会想啊,地球上可是有着70多亿的人呢!那一个人的分量到底又有多重呢?是当70亿作为分母时的一个分子般微不足道,还是真正像着文学作品中所说的那样“独一无二”、“不可取代”?我不知道……

不对,其实我是知道的啊,只是,并不愿意说出答案罢了。

看了看窗外,天已经暗下来来了。“语言终究是无力的呢”,我在心里轻轻叹道:“但是,现在的我还活得好好的啊!虽然不知道下一秒又会发生什么……”

嘛,算了,没有权利再奢求更多了,就这样吧。

雾气萦绕窗外,
满座依旧人荒,
失去灵魂躯壳,
整齐杂乱无章。

思想终成喧嚣,
智慧不过徒劳,
摒弃琐屑思量;
恍然抬头——
灯光刺眼,心中迷惘……

旷夜

空白是撕裂了的光芒,
眼前的人影彷徨,
寒风吹去了温度和希望,
曾经流光溢彩着的双眸再次迷茫;

空旷是感伤者的天堂,
雨水褪去了希望,
斑驳的字迹中悲伤悠长,
于是世界在喧闹当中走向了灭亡……

暖梦

路过的艳阳,
温暖紧紧包裹着春天,
慵懒与眷恋,
泛旧来自夏日的思念;

已知的过去,
推导不出空白的未来,
远眺的双眸,
去追寻那真正的存在……

百叶窗

我的人生总是显得很彷徨,
连梦想也充满了悲伤,
那失落的阳光也带着荒凉,
眼睛干涩地透着迷茫。

犬吠不止撕裂安静的惆怅,
碎碎的话语闸断思量,
我渴望着自己卑微的安详,
喧闹世界却早已奏响……